• 奋战在昆仑山下、世界海拔最高油田的采油工人 2019-04-15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毫不动摇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 2019-04-15
  • 珍惜朝鲜半岛积极势头(望海楼) 2019-04-11
  • 北京地质出版社原社长李铁钢获刑:逢年过节变相要钱 2019-04-07
  • 不只广东有爱情故事,新疆也有,还刷爆抖音! 2019-04-07
  • 好像经济问题翻遍所有的图书馆都找不出答案,原来经济关系就在《论十大关系》数千个言辞中。 2019-04-05
  • 【中国梦·大国工匠篇】鸡蛋上钻孔显真功 潜心坚守一线练就绝活儿 2019-04-04
  • 在“街角博物馆”中找寻来自唐朝的“雕刻时光” 2019-04-04
  • 何继红:酒业发展离不开供需平台平台 供需 2019-03-30
  • 世界杯首日综述:俄罗斯喜获开门红 罗纳尔多现身开幕式 2019-03-27
  • 2018高尔夫美国公开赛决赛轮:科普卡成功卫冕 2019-03-27
  • 【专题】2018高考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 2019-03-26
  • 这个“真理论者”是个无端恶意攻击和谩骂爱因斯坦的小丑,在论坛众多网友的批驳下,不思进取,在其自身逆反心理的驱使下,在反科学的道理上越滑越远,不可救药!呵呵! 2019-03-22
  • 北京: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-03-08
  • 百姓故事:《纸飞机》: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永远不要忽视孩子的力量 2019-03-04
  • 【抱歉, 您因购买比例过低被误伤, 请明天再来=3=】

    他还没有思考出结果,就听殷渺渺一本正经道:“本来就是玩笑,我是修道之人, 怎么会嫁人呢?!?br>
    卓煜:“……”幸好什么都没有说。他默默掐灭了刚冒头的绮念, 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  殷渺渺没有错过他眼中的窘迫, 不知为何, 戏弄之心更浓:“不过, 陛下贵为天子, 要是真心诚意地求娶,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?!?br>
    卓煜不上当了,无奈道:“姑娘就别拿我取笑了?!毕胨欠酵庵? 许是不知世俗礼仪, 便正了神色, 肃声道, “婚姻乃终身大事,不是谈笑的话题,姑娘也不要拿自己玩笑, 免得让旁人看轻了去?!?br>
    他态度慎重,殷渺渺不好再说笑:“那我说个正经的事?”

    “姑娘请说?!?br>
    “你会爬树吗?”

    卓煜不明所以:“可以一试?!?br>
    “一会儿得上树?!彼?,“晚上说不定会有狼?!?br>
    卓煜环顾四周, 火光只能照亮方寸之地, 一丈外, 树叶沙沙作响, 枝桠暗影憧憧,他头皮发麻,不由紧了紧衣襟。

    殷渺渺往火堆里多丢了几根树枝,,将火堆拨得更旺些:“不用太担心,只是以防万一?!彼共荒芎芎玫厥褂米约旱哪芰?,万一出现了什么情况,怕顾及不到他。

    卓煜苦笑,她那么一说,今天晚上他怕是连盹都不敢打了。

    “好了,上去吧?!币竺烀煺伊丝靡蝗撕媳Т值拇笫?,提起一口气,试着往上一窜,那身轻如燕的感觉又回来了,足尖在树干上一点,人就站到了树枝上,神奇得不得了。

    她跳下来又试了一次,屡试不爽,最后干脆一把抓住卓煜,直接带着他上了树。

    大冬天的,树上就没剩几片叶子,风一吹,血液好像被冻成了寒冰。卓煜打了个寒战,又不太好意思开口说冷——殷渺渺现在还只穿着一件单衣呢。

    但殷渺渺注意到了,佯装懊恼:“太高了,我有点怕摔,我们下去些可好?”

    卓煜一怔,旋即明白过来,深受触动。她不是在谄媚讨好,更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,而是一种体贴入微的善意与温柔。

    他喉结微微滚动:“好?!?br>
    殷渺渺便带着他落到了下面一些的地方,火堆升高了周围空气的温度。卓煜一开始还想着要警醒些,可不知不觉中,困意袭来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他开始觉得冷,越来越冷,想要睁开眼,大脑浑浑噩噩,想要叫人,但喉咙烧灼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    更糟糕的是,殷渺渺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。

    她和昨夜一样尝试着打坐,没有再试图去捕捉什么,而是尝试用身体去感知。她发现了一个规律,在入定时,她每吸进一口气,心脏就会微微发烫,热流自心脏而起,逐渐流遍全身,等到呼出气时,恰好归于丹田。

    非常奇异,又非常有趣,她乐此不疲。

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又发现自己闭着眼,却能“看见”周围的事物,躲在树枝间被冻僵的蛇,掉落的树叶,逐渐融化的雪水发出潺潺声响,还有……远处虎视眈眈的狼群。

    饥饿的狼群是最可怕的敌人,一发觉它们,殷渺渺就全神戒备起来。她人不动,却时时刻刻关注着它们。

    狼群似乎忌惮火焰,只是逐步靠近,不敢发起攻击。

    殷渺渺对它们对峙着。

  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狼群开始失去耐心,短暂地躁动过后,一匹眼冒绿光的成年灰狼扑了过来。

    殷渺渺一惊,下意识地想要驱赶它们——滚开!

    她不是呵斥出口,只是集中精神想了想,接着大脑中的某种力量被动用,那种刺痛的感觉又来了。

    就在她以为要糟糕的时候,狼群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,硬生生停下了攻击不说,夹着尾巴掉头就跑。

    一眨眼的功夫,没影了。

    殷渺渺冷汗涔涔,觉得自己刚才那一招有点像异能小说里的精神力,使用有副作用,但效果一级棒。

   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  她揉了揉眉心,又打坐休息了会儿,待天色蒙蒙亮时,准备叫醒卓煜。这时,她才发现他的情况不太对劲,一摸他的额头,果然烫得惊人。

    是她疏忽了。卓煜身强体健不假,可宫里冬天冻不着,夏天热不了,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,现在呢?每日都在奔波,有上顿没下顿,心里还揣着事儿,加上吹了一夜冷风,还不倒下就怪了。

    现在懊悔也晚了,殷渺渺搀起他,将大半重量压在自己身上。他好似迷迷糊糊有些感觉:“姑娘……”

    “嘘,没事,我带你去找大夫?!彼纳粑氯岬貌豢伤家?。

    他含糊地应了一声,又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。

    殷渺渺把人扶上马背,将两匹马拴在一起,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了一下方向(谢天谢地今天出太阳了),往原计划的驿站走去。

    ***

    卓煜做了很长的一个噩梦,具体梦见了什么记不清了,只知道从梦里挣扎出来的时候大汗淋漓,宛若劫后余生。

    他剧烈地喘着气,环顾左右,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,待要起身时,被子从身上滑落,里面竟然未着寸缕。

    吱呀——门被推开了。

    殷渺渺端着药碗走进来,见他苏醒,松了好大一口气:“你醒了?!?br>
    “我怎么了?”他开口才知声音有多么沙哑。

    殷渺渺把药碗递给他,三言两语交代:“你吹了冷风病了,这里是驿站,我找了大夫给你看病,你要是没事儿就把药喝了,有件事要和你说?!?br>
    卓煜见此,赶忙坐起来,将苦药汁子一饮而?。骸笆裁词??”

    “我去打听了一下现在京城里的消息?!币竺烀斐烈鞯?,“你被行刺的事不是秘密,官方说法是刺客是前太子的人,已经当场伏诛?!?br>
    这在卓煜的预料之中,他语带讥讽:“那我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,太子立了没有?”

    殷渺渺笑了起来:“说是在争立嫡立长呢?!?br>
    卓煜微微皱起眉头,厌恶道:“这是想要排除异己了?!迸赘霾崃⒋⒕亩?,就能知道谁是自己这一方的人,到时候新君登基,支持立长的官员就该倒霉了。

    与郑家存在龃龉的人恐怕也知道是个坑,可现在不抗议,等到二皇子登基,更是无回天之力,不如现在搏一搏。

    殷渺渺又道:“还没完呢。比起立储,大家对新出现的国师更有兴趣?!?br>
    卓煜大为意外:“国师?”

    “没错,说是一个世外高人,救了被刺客伤的奄奄一息的‘你’,有医白骨活死人的通天之能,故被封为国师?!币竺烀烊挠行酥碌匚?,“那人叫归尘子,你知道吗?”

    卓煜眉头皱得更紧:“不,我从未听过,而且,皇后素来亲佛远道,怎么会封道家之人为国师?”

    郑太后很是痛恨先帝为了丽妃求仙问道的事,养在太后膝下的皇后耳濡目染,信的也是因果报应、转世轮回,对上穷碧落下黄泉向来看不上。

    “这事有古怪,可曾提起过那归尘子是什么来历?”

    殷渺渺摇摇头:“我是听人闲聊说起的,其他的不好打听?!?br>
    卓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  殷渺渺又道:“驿站里来了个外放的官儿,外面积雪不好赶路,估计要在这儿待上两天?!?br>
    卓煜不禁皱起眉头,大冬天还要出京赴任的,多半是个不入流的小官,可即便如此,也难保他没见过自己,要是走漏了行踪可就麻烦了。

    但要是一直避着对方,又耽误不起这个时间……“我有一个想法?!币竺烀炖洳欢〉?,“你听听有没有可能?!?br>
    卓煜道:“姑娘请说?!?br>
    殷渺渺沉吟道:“叶琉是你的心腹,听到你被行刺,有没有可能从许州赶过来?”

    “怎么可能,他身负要职,怎能擅离职……”卓煜没声了。

    叶琉其实是威远侯的次子,原本上头还有个被当做世子培养的大哥,因此家里对他很是纵容,养成了他无拘无束胆大妄为的性格。虽说他这些年因为大哥的故去而收敛了些,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擅离职守跑回京城什么的……未必做不出来。

    那要是这样,岂不是会恰巧错过?

    “所以我们不如多等两天,既可以防止错过,你也能好好养养病?!币竺烀煺餮?,“你觉得呢?”

    卓煜沉思半晌,还是点了点头:“就依你所言?!?br>
    京城的风声既然是找人救了他,那兴许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让他“不治身亡”,要不然那国师的名头岂不是名不副实了。

    等上一两天,应当无碍。

    ***

    京城,凤仪宫。

    皇后正襟危坐,望着坐在下首的归尘子:“仙师,我们失去了卓煜的行踪,还望您能出手相助?!?
  • 奋战在昆仑山下、世界海拔最高油田的采油工人 2019-04-15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毫不动摇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 2019-04-15
  • 珍惜朝鲜半岛积极势头(望海楼) 2019-04-11
  • 北京地质出版社原社长李铁钢获刑:逢年过节变相要钱 2019-04-07
  • 不只广东有爱情故事,新疆也有,还刷爆抖音! 2019-04-07
  • 好像经济问题翻遍所有的图书馆都找不出答案,原来经济关系就在《论十大关系》数千个言辞中。 2019-04-05
  • 【中国梦·大国工匠篇】鸡蛋上钻孔显真功 潜心坚守一线练就绝活儿 2019-04-04
  • 在“街角博物馆”中找寻来自唐朝的“雕刻时光” 2019-04-04
  • 何继红:酒业发展离不开供需平台平台 供需 2019-03-30
  • 世界杯首日综述:俄罗斯喜获开门红 罗纳尔多现身开幕式 2019-03-27
  • 2018高尔夫美国公开赛决赛轮:科普卡成功卫冕 2019-03-27
  • 【专题】2018高考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 2019-03-26
  • 这个“真理论者”是个无端恶意攻击和谩骂爱因斯坦的小丑,在论坛众多网友的批驳下,不思进取,在其自身逆反心理的驱使下,在反科学的道理上越滑越远,不可救药!呵呵! 2019-03-22
  • 北京: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-03-08
  • 百姓故事:《纸飞机》: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永远不要忽视孩子的力量 2019-03-04